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幼儿园“小学化” 没有赢家的“军备竞赛”

来自:鲁网 作者:刘荣昌 发布:2018-07-24

  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对于提前教授汉语拼音、识字、计算、英语等小学课程内容的,要坚决予以禁止。除幼儿园外,社会培训机构也不得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等名义提前教授小学内容,各地要结合校外培训机构治理予以规范。(新京报)

  幼儿园“小学化”屡禁不止,幼小衔接班势头不减。有关幼儿园提前教授小学内容的报道屡见不鲜,社会上对“快进的童年”多持反对态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也多次发文明确禁止此类超前教育行为,像教育部在今年发布的《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就再一次对学前教育提出了整改要要求。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社会公众,都认为学前教育的现状亟需整改,但就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中,“升级版”幼儿园和形式各异的幼小衔接班却“逆流而上”,学龄前儿童和家长的负担并未明显减少。

  我们不禁要问,“超前教育”是否无法避免?“升级版”幼儿园是否是社会发展到现阶段不可避免的产物?

  这些问题并非毫无根据。首先,随着我国社会发展和改革进程的加快,社会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在不断加剧,“不能输在起跑线”的观念深植于众多家长心中,在这样的环境下,“起跑线”的位置被不断前移,在幼儿阶段接受超前教育的情况也因此水涨船高。

  其次,我国的教育事业现已取得长足进步,但是仍然存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优质教育资源引起的竞争必然导致学生和家长的负担加重。举例来说,在某一地区内拥有较高声誉和教学水平的小学会很自然的成为学生和家长的目标学校,而有限的招生量迫使学校必须制定一定的入学标准来筛选新生,这样的情况下,入学考核的内容就会成为学生和家长关注的重点,在当前阶段,除了拼音、算数和识字等知识,确实难于找到更合适、更客观、更简便的考核内容。这样的入学考核内容也就难以避免的为幼儿园和各类学前教育机构划定了教学范围。

  既然超前教育有其社会需求,我们为何依然反对幼儿园“小学化”?

  我们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是,超前教育是否有足够的正面意义。幼儿园“小学化”是否有其必要性。有很多人对此持反对态度,主要考虑到学龄前儿童的心智尚未健全,客观上不适合学习超前的书本知识,揠苗助长的行为弊大于利。况且,当孩子达到小学入学年龄的时候,他们的头脑发育和学习能力都会有极大地提升,只要跟随教师按部就班的学习,就可以很快的掌握书本知识,而同样的知识,对于学龄前儿童就是一项不小的挑战,那么耗费宝贵的学龄前时光学习日后能够轻易掌握的知识很明显得不偿失。

  认知世界,培养积极健康的习惯和性格是学龄前儿童更应该完成的“学习任务”。“在什么岁数就做什么岁数该做的事”也是家长们普遍认同的观点,但如果“普及超前教育”成为社会风气,那独立的家长和学生也必须顺应社会环境。有家长反映:“我们也不愿意把孩子从游乐场拖到幼小衔接班学认字和算数,可如果大家都这么做,我们为了避免孩子落后也只能从众”,恰恰是这样的无奈把孩子和家长拖进一场没有赢家的“军备竞赛”。

  如何避免或者弱化不必要的“军备竞赛”?

  导致现阶段学前教育负担加重的原因复杂多样,问题的解决也绝非一朝一夕之间,这里既需要相关政府部门的正面规制引导,也绝不能缺少普通公众的理解和支持。好的方面是相关政府部门一直在关注着学前教育乱象,并已经出台一系列的整治方案,社会舆论也对不合理的学前教育方式进行谴责,人们对“超前教育”也普遍呈抵制情绪,但毕竟教育领域涉及面广,影响深远,众多问题的解决,仍需全体公众的持续思考和探索。

  提到教育,我们还是要把问题带回到原点。我们想要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正如我们提倡素质教育的原因一样,我们希望将学生培养成健康积极,拥有创新意识和人文情怀,掌握基本常识和文化的社会公民,在这之后,才是根据个人的天分和爱好,去掌握科学技术知识的专业人才,这两相合并就是我们希望得到的学生,我们希望得到的人才和未来。  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对于提前教授汉语拼音、识字、计算、英语等小学课程内容的,要坚决予以禁止。除幼儿园外,社会培训机构也不得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等名义提前教授小学内容,各地要结合校外培训机构治理予以规范。(新京报)

  幼儿园“小学化”屡禁不止,幼小衔接班势头不减。有关幼儿园提前教授小学内容的报道屡见不鲜,社会上对“快进的童年”多持反对态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也多次发文明确禁止此类超前教育行为,像教育部在今年发布的《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就再一次对学前教育提出了整改要要求。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社会公众,都认为学前教育的现状亟需整改,但就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中,“升级版”幼儿园和形式各异的幼小衔接班却“逆流而上”,学龄前儿童和家长的负担并未明显减少。

  我们不禁要问,“超前教育”是否无法避免?“升级版”幼儿园是否是社会发展到现阶段不可避免的产物?

  这些问题并非毫无根据。首先,随着我国社会发展和改革进程的加快,社会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在不断加剧,“不能输在起跑线”的观念深植于众多家长心中,在这样的环境下,“起跑线”的位置被不断前移,在幼儿阶段接受超前教育的情况也因此水涨船高。

  其次,我国的教育事业现已取得长足进步,但是仍然存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优质教育资源引起的竞争必然导致学生和家长的负担加重。举例来说,在某一地区内拥有较高声誉和教学水平的小学会很自然的成为学生和家长的目标学校,而有限的招生量迫使学校必须制定一定的入学标准来筛选新生,这样的情况下,入学考核的内容就会成为学生和家长关注的重点,在当前阶段,除了拼音、算数和识字等知识,确实难于找到更合适、更客观、更简便的考核内容。这样的入学考核内容也就难以避免的为幼儿园和各类学前教育机构划定了教学范围。

  既然超前教育有其社会需求,我们为何依然反对幼儿园“小学化”?

  我们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是,超前教育是否有足够的正面意义。幼儿园“小学化”是否有其必要性。有很多人对此持反对态度,主要考虑到学龄前儿童的心智尚未健全,客观上不适合学习超前的书本知识,揠苗助长的行为弊大于利。况且,当孩子达到小学入学年龄的时候,他们的头脑发育和学习能力都会有极大地提升,只要跟随教师按部就班的学习,就可以很快的掌握书本知识,而同样的知识,对于学龄前儿童就是一项不小的挑战,那么耗费宝贵的学龄前时光学习日后能够轻易掌握的知识很明显得不偿失。

  认知世界,培养积极健康的习惯和性格是学龄前儿童更应该完成的“学习任务”。“在什么岁数就做什么岁数该做的事”也是家长们普遍认同的观点,但如果“普及超前教育”成为社会风气,那独立的家长和学生也必须顺应社会环境。有家长反映:“我们也不愿意把孩子从游乐场拖到幼小衔接班学认字和算数,可如果大家都这么做,我们为了避免孩子落后也只能从众”,恰恰是这样的无奈把孩子和家长拖进一场没有赢家的“军备竞赛”。

  如何避免或者弱化不必要的“军备竞赛”?

  导致现阶段学前教育负担加重的原因复杂多样,问题的解决也绝非一朝一夕之间,这里既需要相关政府部门的正面规制引导,也绝不能缺少普通公众的理解和支持。好的方面是相关政府部门一直在关注着学前教育乱象,并已经出台一系列的整治方案,社会舆论也对不合理的学前教育方式进行谴责,人们对“超前教育”也普遍呈抵制情绪,但毕竟教育领域涉及面广,影响深远,众多问题的解决,仍需全体公众的持续思考和探索。

  提到教育,我们还是要把问题带回到原点。我们想要培养出什么样的学生?正如我们提倡素质教育的原因一样,我们希望将学生培养成健康积极,拥有创新意识和人文情怀,掌握基本常识和文化的社会公民,在这之后,才是根据个人的天分和爱好,去掌握科学技术知识的专业人才,这两相合并就是我们希望得到的学生,我们希望得到的人才和未来。(刘荣昌/文)

(见习编辑:李姝晗)

我要评论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网站介绍 - 广告报价

联系邮箱:315sd@163.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5044924号-1

Copyright © 2014-2022 中国消费者报社·山东消费网 版权所有

网站运营:中消报(山东)新媒体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