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儿童近视不是简单的戴副眼镜

来自:新华网 作者:刘映 发布:2017-04-27

   新华网北京4月27日电(刘映)从结缘医学到儿童近视研究,从眼科医生到流行病学博士后,他是土生土长的“同仁人”,更是美国“The Ophthalmologist(眼科医生)”杂志首次评出的“全球40位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的眼科医生”,是中国唯一入选者。他带领研究团队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儿童眼病研究队列——“安阳儿童眼病研究”,这也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儿童近视队列……他就是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李仕明博士。

   面对越来越多的孩子脸上挂上小眼镜,李仕明近日接受新华网专访时不无忧虑地表示,“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断提前儿童教育,过早地让孩子‘近距离地学习’,殊不知这样对孩子的视力影响很大,很多孩子很早就出现了近视,而近视并不是简单的多戴一副眼镜。”

   过早消耗“远视储备”,导致孩子近视高发

   近年来,我国儿童和青少年近视发生率呈上升趋势,且随年龄增长明显增加。教育部2014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小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为45.71%,初中生为74.36%,高中生为83.28%。近几年的调查显示,大学生近视率已达95%以上,而高度近视患病率也高达20%,近视已成为影响我国未来国民素质的严重问题。

   对于近视特别是儿童近视的认知和防治,国内展开的相关研究并不算少,但持续和深入的研究很少。

   作为北京同仁眼科摇篮中成长起来的眼科医生,李仕明的本硕博学习均是在北京同仁医院完成。2009年,经导师著名眼科专家、同仁医院王宁利教授的推荐,他来到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师从我国著名的循证医学专家詹思延教授从事流行病学博士后工作。

   自2011年起,李仕明回到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从事临床工作,成为一名全职眼科医生。与此同时,在王宁利教授的指导下,他带领研究团队实施了我国第一个儿童眼病队列研究——“安阳儿童眼病研究”,该研究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儿童近视队列,2017年将完成5000余名儿童的连续六年随访。该队列建立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中国儿童眼球生长参数数据库,详细搜集了影响儿童近视的各种环境因素,并采集获得了其基因数据,力图探索环境、基因及其相互作用在儿童近视发生发展中的影响。国际著名流行病学专家、“蓝山眼病研究”负责人、澳大利亚Paul Mitchell教授评价说,“安阳儿童眼病研究的现有数据及未来的持续研究,将极大地促进我们对儿童近视的认知。该研究是儿童近视方面的里程碑式研究,也将成为此领域信息量最丰富的研究之一。”

   李仕明表示,一般情况下,新生儿的双眼都处于远视状态,约为+3D,这是生理性远视,也是一种“远视储备”,而后随着生长发育眼睛远视度数逐渐降低而趋于正视,这个过程称之为人眼的“正视化”。但随着现代化生活方式带来的改变,儿童和青少年长时间、近距离或者在光线不好的情况下用眼日益普遍,加上睡眠不足、户外运动不足,长此以往就会导致近视等问题出现。

   “在安阳儿童眼病研究中,我们调查发现6岁的孩子还平均有+1.5D的远视,这个平均值是否足够,有待于我们对6年的数据进行综合分析比较。”李仕明说,“孩子过多地玩手机和平板电脑,当这些不良的用眼习惯引起眼球发育过快后,就会消耗孩子的远视储备,一旦远视储备提前耗完,就会出现近视。比如4-5岁的儿童,生理屈光度为200-250度远视,即有200-250度的远视储备值,如果孩子的远视储备值与200度差得很多,比如只有50度,则意味着这孩子很可能在小学时会得近视。对于家长来说,如果只靠‘感觉’了解孩子的视力状况,或等到孩子近视了才关注其视力状况,为时已晚。”李仕明建议,家长平时要注意纠正孩子的不良用眼习惯,比如持续长时间近距离用眼、歪头写字看书、看书看电视距离过近等,更要尽早带孩子去正规医院做眼视光检查,了解孩子的远视储备情况,及早对孩子的视力进行跟踪建档,要做到“早发现,早干预”。

   高度近视容易产生各类眼底病变,甚至致盲

   “我们在安阳儿童眼病研究队列中发现,学龄前儿童多做远距离学习和阳光下的户外活动,有助于延缓眼轴的增长,也就是能够保护‘远视储备’,从而避免近视。但儿童一旦发生近视,再做户外活动的效果就很弱了,想逆转甚至即使是延缓也很难。”李仕明说,近视低龄化并非“多戴一副眼镜”这么简单。随着近视低龄化带来的病程延长,近视程度的分布会日益向高度近视(一般指近视600度以上)演变,进而容易产生各类眼底病变,造成严重的永久性视功能损害,如视网膜裂孔、视网膜脱落、青光眼、白内障、黄斑出血和变性等,这些已成为新的重要致盲性眼病。

   “传统的验光检查项目只能显示出眼睛的低阶像差,如近视、远视及规则散光等屈光不正现象,高阶像差则是由不规则的散光、球差、彗差等组成的,这些像差都会导致视觉质量的下降。一般的眼镜只能矫正低阶像差引起的屈光不正现象,而不能同时矫正高阶像差,也就难以获得如正常眼一样的视觉敏锐度,因而近视不是简单的多戴一副眼镜。”

   在深入进行近视防治的研究中,李仕明先后参加了王宁利教授主持的国家863计划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国际合作项目,与课题组一起研究高阶像差对人眼视觉质量的影响,并研发出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人眼自适应光学高阶像差矫正仪、适合中国人眼特点的个性化高阶像差矫正镜以及高阶像差测量仪等。在王宁利教授的指导下,他还带领团队完成了我国第一个评估眼保健操的随机对照试验、近视儿童欠矫足矫的随机对照试验和角膜塑形镜的随机对照交叉试验等。

   那么,一直饱受争议的眼保健操能保护眼睛吗?我们应该如何更好地防护眼睛健康?

   “根据临床试验,基于中医穴位设计的眼保健操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但要求一是要做准确、做到位;二是要科学用眼。如果孩子长时间近距离看手机、电脑,即便每天做一两次眼保健操,也如杯水车薪,效果自然不好。所以,眼保健操的作用不能被过分夸大,也不能随意否定。”李仕明建议,家长要给孩子尽早建立屈光档案,学龄前儿童尽量少做近距离的学习用眼,多在阳光下做户外活动。已经近视的儿童或成人,最好做次全面的眼睛检查并定期到医院随访,选择最合适的干预措施,防止向高度近视转变。

   据悉,在近日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公布的51名市属医院人才获批名单中,李仕明博士入选了北京市“高创计划”青年拔尖人才。“高创计划”即“北京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支持计划”,皆在通过整合资源、集成政策、创新机制,培养造就国际领先、国内一流、规模适度、结构优化的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队伍,更好地发挥国内高层次人才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引领和支撑作用。

   专家简介

   李仕明,副研究员,医学博士流行病学博士后。擅长常见眼病如屈光不正、青光眼、白内障和高度近视的临床诊治,长期从事儿童近视的防治研究工作,致力于儿童近视的危险因素、早期干预和发生机制研究,组织实施了我国第一个儿童近视队列研究“安阳儿童眼病研究”,对临床常见近视干预措施进行了系统的循证医学研究评估。现任中国医师协会循证医学专业委员会眼科学组委员兼秘书等。2015年作为中国唯一一位入选美国《The Ophthalmologist》杂志首次评选的“全球40位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的眼科医生”(Top 40 Under 40)。入选北京市“高创计划”青年拔尖人才、北京市优秀青年人才和北京市科技新星等项目。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课题4项,骨干参与国家863、973和重大国际合作项目等,发表近视领域学术论文56篇,其中SCI文章30篇,担任10余个国内外杂志的评审人。

(编辑 田朋栋)


我要评论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网站介绍 - 广告报价

联系邮箱:315sd@163.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5044924号-1

Copyright © 2014-2022 中国消费者报社·山东消费网 版权所有

网站运营:中消报(山东)新媒体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