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

举报食药监总局官员:如丢官做农民

来自:新京报 作者: 发布:2014-08-13

“公开举报

  陆群简历

  1971年出生,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网名“御史在途”。2011年,他通过微博声讨长沙县警方拘留殴打讨薪农民工,并为此与长沙县委书记杨懿文“对赌官帽”而受到关注;此后他还曝光娄底市电业局多名局领导配备奥迪车;曝光岳阳林纸怀化子公司恶意排污殃及数十万百姓等等。

  私信“规劝”食药监总局官微

  新京报:身为纪检系统的官员,为什么选择微博举报食药监总局?有没有尝试过其他举报途径?

  陆群:我是以普通的党员干部身份,举报这件事情(南方金银花被2005版《中国药典》更名为“山银花”,导致南方花农巨额损失)的。这些年来,南方多个地方政府已跟食药监总局、国家药典委员会沟通过很多次了,媒体也报道过很多次,但由于涉及利益集团,问题一直解决不了。我今年7月也给食药监总局(官微)发过私信,但也不了了之。

  新京报:私信写了什么?

  陆群:私信中,我主要讲了金银花更名给老百姓造成的巨大损失,希望食药监总局不要受利益集团摆布。我也提到,如果问题不解决,食药监总局继续无视百姓的诉求,我会公开敦促食药监总局局长张勇引咎辞职。

  新京报:他们如何回复?

  陆群:没有直接回应我,而是通过湖南省食药监局,给我发来了一个回复,两张纸,讲的是为什么更名,也就是2005版《中国药典》为什么要把金银花和山银花分列出来。具体内容现在记不大清楚了,但我记得很清楚,看完后我认为食药监总局解释的理由牵强附会,站不住脚。

  曾到金银花产区调研查证

  新京报:2005版《中国药典》距今已经9年,为什么现在才出来举报?

  陆群:南方金银花更名为山银花的后果,最近两三年越来越严重。北方利益集团还有一些文化传播公司,造谣诋毁南方金银花(即“山银花”),发布了诸如山银花上火、山银花冒充金银花等信息,这对南方金银花带来严重打击,上千万花农血本无归。但北方的利益集团却趁机大量低价收购南方金银花,再包装、冒充成北方金银花,高价卖出。

  新京报:有证据证明北方利益集团操控金银花市场,诋毁山银花吗?

  陆群:我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我是从今年5月开始关注这件事情的,从5月到现在一直在调查了解事情背后的真相。我到湖南金银花主产区做过调研,也了解了贵州、重庆、四川等其他南方金银花产地的情况。

  新京报:举报中,你提到了两名部级官员,有证据表明他们跟此事有关吗?

  陆群:没有直接证据,但2005版药典更名时,邵明立就是国家药典委的主任委员,他要对药典修订负责。这几年,南方金银花产地的地方政府一直在找食药监总局、国家药典委,但是事情一直没有进展,解决不了。

  另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2005年更名后,国家食药监总局2006年7月6日下发文件,要求使用南方金银花的厂家要向国家食药监总局提交申请。从文件下发到工作截止时间,不到一个月。以湖南为例,湖南食品质量监督局转发文件的时间是2006年7月26日,而截止时间是8月1日,只有几天时间,其他各省情况也大致如此。为什么只给厂家几天时间?

  如果因此丢官,我就做个农民

  新京报:微博举报后有没有压力?上级领导有没有干预?

  陆群:不可能毫无压力。今天(12日),就有领导和同事对我做出了善意的批评和提醒。我也做了解释,告诉他们调查了解到大量事实和真相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这样举报。如果解决不了,我还会继续炮轰下去。今天(12日)晚上我会把资料整理出来,明天就发出来,把铁的事实和证据摆出来。

  新京报:想过举报会带来的最坏的后果吗?不担心影响前途吗?

  陆群:我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想到过各种结果。对此我不担心。因为这里面没有涉及我个人的任何利益,我只是了解到事情真相后,履行了一名国家工作人员、一个基层党员干部的职责。如果最终影响到自己的前途,比如丢官,我就做个农民。

  新京报:这不是您第一次微博举报,几年前,您也微博举报过一名县级官员。上次微博举报后,有没有带来不利影响?

  陆群:上次的事,不能说一点影响没有,有的领导不习惯,但是大的影响没有。至于微博举报,信息社会,利用微博披露一些情况,促进政府部门改进,阳光执政,我认为是不错的渠道。

  我也做了解释,告诉他们调查了解到大量事实和真相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这样举报。如果解决不了,我还会继续下去。 —陆群(责任编辑 刘沐霏)

我要评论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网站介绍 - 广告报价

联系邮箱:315sd@163.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5044924号-1

Copyright © 2014-2022 中国消费者报社·山东消费网 版权所有

网站运营:中消报(山东)新媒体发展有限公司